為誰義勇的高砂軍 -《皇軍》

(閃靈樂團 - 皇軍。重金屬版本,甜冰正常)
(閃靈樂團 - 皇軍。民謠改編版,去冰微糖)

《皇軍》是台灣本土重金屬樂團 - 閃靈樂團的作品,由閃靈樂團集體作曲編曲,主唱林昶佐(Freddy)作詞,收錄在 2011 年發行的團隊第六張專輯《高砂軍》的第三首歌。《高砂軍》專輯在台灣上市時,曾登上博客來流行音樂排行榜冠軍,《皇軍》一曲的 MV 更曾在 Youtube 台灣地區最喜愛音樂影片排名中獲得第三名成績。閃靈樂團的歌曲經常融入台灣本土文化、歷史題材於創作當中,像是在《高砂軍》專輯的另一首作品《薰空》中,間奏就安排了一段台灣早期臺語民謠《望你早歸》:「若是黃昏月亮欲出來的時/加添阮心內悲哀/你要和阮離開那一日/也是月要出來的時」。

(閃靈樂團 - 薰空,甜冰正常)

在閃靈的整張《高砂軍》專輯中,有一個主題不僅貫穿了整張專輯,更是這張專輯的命名由來:在台灣日治後期、由原住民組成的「高砂義勇隊」,以及南太平洋戰爭時期的台灣原住民。先打個岔,在中學教育談到台灣史、講到日治時期這一段的時候,我自己後來的印象不外乎是由這幾塊構成:日本接管初期台灣各處都曾爆發民變,以抗日三猛簡大獅、柯鐵虎、林少貓為初期主要起義者;台灣人甚至還曾試著建立「台灣民主國」、畫出了一片「效忠清朝」的藍地黃虎旗以對抗所謂的「外來政權」。後來民變終被鎮壓,日本透過保甲制、連坐法、大量的警察控制民間,同時開始建立許多現代化基礎設施,最有名的像是總督府(今總統府)、台北帝國大學(今台灣大學),以及各地的水利灌溉、鐵路交通、衛生機構等等。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,日本在台灣開始推動皇民化運動,加速帝國洗腦教育與民生物資控制強度,「高砂義勇軍」就是在這裡出現的。最後,二戰結束,大日本帝國沈船了,日治時代宣告結束。在台灣人民還沒想好該怎麼辦的時候,下一個政府就又跑過來了(為了不希望家裡半夜有人跑來抄瓦斯表,後話不在今天討論範圍)。

圖:台灣總督府

(圖:台灣總督府。在日本投降後,這裡成了一座莫名其妙的建築;而接下來,還有許多莫名其妙的人會進去。圖片來自維基百科)

好的,以上不僅是我、相信應該也是大多數人在中學所看到的歷史史觀;然而,真實的歷史是怎樣根本沒有人說得清,只是解釋角度的問題。從原住民這邊看高砂義勇隊,再回來聽這一張專輯,我們能獲得的東西就會截然不同。而這段時間當中我最好奇的是:當初的高山原住民不僅被稱為「生蕃」,在日本人心中的形象不僅是兇猛、野蠻、「無教化之可能」的代表,莫那・魯道帶領賽德克族發起的霧社事件更是歷歷在目。怎麼到了二戰期間,還會有近十萬名原住民願意響應日軍號召、為了那從未謀面的日本天皇拋頭顱灑熱血?

圖:高砂族青年申請加入義勇軍的血書

(圖:高砂族青年申請加入義勇軍的血書。先不論會不會拋頭顱,他們為了彰顯決心真的灑了不少熱血。圖片來自 http://www.taiwancon.com/

回到歷史當中檢視,我們可以發現:原民心態轉變的關鍵,其實來自霧社事件的爆發、使得日本將原本的治蕃原則從「不服者鎮壓」轉變成「精神同化」。

原本在日本人來到台灣時,經歷過跟中國打贏甲午戰爭、過了十年又打贏日俄戰爭,那種屢戰屢勝的氣勢、加上作為外來殖民者的征服感,非常容易自我感覺良好。在日人對台原住民的治理方針,初期其實就是「你不服,把你打到服」的威權式管理。各種日本警察強迫的「義務勞動」、侵害生蕃婦女,透過撫墾局大肆侵佔原住民視為聖地的獵場等等,把這些長期受到壓迫、失去認同感的原住民逼出了「霧社事件」。

霧社事件後,不僅讓許多無辜受害的日人丟了性命,也讓日本總督石塚英藏丟了官。新上任的總督太田政弘在頒布的「理蕃政策大綱」中明文指出:「...教化蕃人,安定其生活,並使之浴於一視同仁之聖德中」。除了日人對原住民的治理方式開始有了質變之外,其實還有一樣日本人的特產,不僅讓雙方發現了彼此在思想上的相同處,更讓原本雙方的歧見衝突得以建立在這個共通點上,開啟了互信、尊重、友善的橋樑:就是所謂的「武士道精神」。

圖:意象中的日本武士

(圖:意象中的日本武士,知道這部卡通的捧油想必也有一定年紀了。圖片來自網路。)

「武士道精神」這個詞對大家來說,恐怕比高砂義勇軍還陌生(或是半斤八兩)。簡單來說,武士道精神在數百年的演進、與思想轉換之下,十九世紀的武士道從原本強調盡責、忠心、克己、報恩、捨身取義,以便在死後永享榮光的一種人生哲學,在軍國主義的薰陶下開始出現了另一種「崇拜天皇」的奮不顧身;其在武士階層早已瓦解的十數年後,武士道換上如此面目,搭配日本當時作為大國崛起、全民上下帶著的那股狂熱與瘋癲,使其成為當時日人心中鍛鍊「大和魂」的主要思想。

或許你發現了:武士道精神和多數原住民的祖靈信仰,在概念上有顯著的重疊部分。以發動霧社事件的賽德克族為例,賽德克族人相信唯有最勇猛的戰士,才能在靈魂離開身體時踏上彩虹橋、回到祖靈的家,與先賢烈士們在無盡的神聖獵場中永遠生活。這點和武士道在死後所追求的世界、以及在生前必須視為鐵律的道德要求是恰恰相符的。

從這個角度理解的話,「在有生之年謹守武士道、成為最勇猛的戰士,能不能也在死後踏上彩虹橋」?在當時的精神同化教育下,這個問題給了許多、認為自己處在不文明階段的蕃人在心口上的重重一擊。當時的原住民們在受到漢人的威逼剝削、日人的洗腦教育、頭目的諄諄教誨之下,很多人早就失去了認同感以及自我定位。

如同《皇軍》這首歌所說:當祖先的靈體被綑綁,黥面的榮光已渺茫之後,在大港出征的男兒究竟是為了自己?還是祖靈?還是天皇?撼動港灣的高砂軍此去一行,又有什麼樣的前程在遠方等著?

ref:
網路文章:日本對台蕃人的心態轉變,內容整個詳細
Wiki 高砂義勇隊
Wiki 武士道